在广东省广宁县的竹文化博物馆里,存放着中国乃至世界上一流的竹工艺品,很多竹工艺品出自名家之手,身价达到上百万元。可是在这些精细的竹工艺晶中间却有一个看起来非常简单的竹制品——一块超大的竹菜板,而捐赠这块竹菜板的老板说起这块竹菜板却是口气惊人。


图片 1

图片 2


益阳的竹制品几十年前就已蜚声海内外。

  这块超大竹菜板的捐赠人叫做刘柱良,是土生土长的广宁人。据他说,这样超大的竹菜板直径1.8米,当年一共制作出了三块,一块捐给了竹文化博物馆,一块留在了自己的家里,最后一块放在了香港一家超级厨卫产品经销商的店里。刘柱良制作菜板的动机很简单,就是显示自己的高超的技术水平,同时也给自己做个宣传。老刘的主要业务就是制作高质量的竹菜板,每年从竹菜板上赚到的效益绝对不可小觑。

如果给广宁县美名其曰一下,不妨喟之“竹城”。

早在1952年,湖南省益阳市凉席厂老艺人编织的水竹凉席就参加了德国莱比锡国际博览会,获得银奖。

  这种高质量的竹菜板每年销售额大概在1200万元,占竹菜板销售额的80%左右,年销售量20万片。

掀开历史扉页,我们便能知晓到广东省肇庆市广宁县的发展无不与竹子有关。

益阳作为湖南省重点竹产区、全国著名的南竹之乡,拥有竹林面积236.1万多亩,南竹蓄积量居全省第一、全国第三,竹产业发展历史悠久。近年来,从卖竹到卖笋、从竹竿加工到全竹利用、从单纯加工到链式经营,一根竹子串起一条产业链,湖南省益阳市用一根竹子撑起一个产业,成为致富一方的主导产业。2017年,益阳市竹产业总产值达115.18亿元,占林业总产值的33.1%。

  看起来不显眼的竹菜板一年会卖出1200万的产值,这个数字让很多人感到非常惊讶。在两年之前刘柱良参与制定了中国国家竹菜板行业标准,在当今中国的竹菜板行业里,刘柱良也算是响当当的领军人物,可是对于六七年前的刘柱良来说,依靠竹菜板来发家致富改变命运绝对是不可想象的。因为那个时候他既没有自己的产品也没有自己的品牌。只是靠订单,来订单了就开工,干完一批就停工,没有任何自主权。

在清末的一次大饥荒中,许多老百姓找不到吃的,广宁县的有些镇区逢竹生实,当时人就靠吃竹实为生而幸存下来。

竹茎可以制成凉席等生活用品,竹枝、竹梢、竹屑可以打碎做成竹炭,竹根可以做成根雕……对竹农来说,一根竹子全身是宝,处处能赚钱。目前,全竹利用正在益阳稳步推进。益阳市竹制品已形成竹凉席、竹胶板、竹地板、竹家具、竹纤维、竹日用品、竹工艺品等10余个系列300余个品种,畅销国内市场,并出口到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多个国家和欧洲、东南亚地区,出产的麻将席占据全国95%以上的市场。益阳市竹产业从业人员达36.5万人,重点竹区竹农人均年收入2.75万元,其中来自竹产业的收入达1.25万元。

  在2005年以前,刘柱良一家经营着一个小型的竹制品加工场,主要为大型厂家加工各种小型竹零件,因为并不是总能接到订单,所以那时候的刘柱良处于一个半失业的状态。当有订单的时候全家人都会跟着忙乎,可是一旦没有了订单那就只能放假休息。用他的话说就是别人给口饭吃那就吃一口,别人不给饭吃那只能饿着。当时的刘柱良也在苦苦思索,到底能不能有一种自己能够长期做的买卖,让全家人脱离困境呢?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在深圳的一家超市里,刘柱良看到了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商机。

民国初年,美国竹类专家莫古礼(F.A.MC—clwre)由岭南大学冯欣教授陪同到广宁县考察竹类资源。民国23年,德国林业专家阿善罗来广宁考察林业生产,撰写了《广东省广宁县森林调查报告》。“远销省、佛、陈、龙(广州、佛山、陈村、石龙)各阜,销流甚广”;“竹笋有醃为酸笋运销南洋各阜”,这些历史文字记载,均指的是当年竹子的出口商品情况。

竹凉席加工还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益阳高新区谢林港镇居民不需外出打工,便可丰衣足食。“家家户户有人从事竹凉席生产。”该镇镇长唐宏昌介绍,全镇180多家竹凉席加工企业,全年可生产竹凉席200万床,带动了1万多人就业。

  细心的刘柱良发现差不多同样大小的竹菜板,洋品牌的菜板会卖到100多元一块,而国内品牌的菜板只有二三十元,同样都是竹子做出的菜板,为什么价格差距这么大呢?感到非常好奇的刘柱良买回了一个洋菜板,回家后刘柱良把这块竹菜板来了个大卸八块,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研究一下这块与众不同的洋菜板,如果自己能够生产出更好的菜板,那不就是很好的赚钱机会吗。可是这个似乎看起来不错的主意却让家里人泼了一瓢凉水,在妻子的眼里,菜板无非就是一块木头,能有什么花样,用这个赚钱不太可能。

抗日战争时期,广州、香港相继沦陷,江河水运不通,竹木材及林副产品销路阻滞,经营商行倒闭,广宁人民的生活因为失去了竹业生存这一支柱而陷入困境,不少人卖儿卖女,典田卖屋,流落他乡,还有的人由于失去经济来源,被活活饿死。

2008年起,益阳市开始发展笋竹两用林,年亩收入为800-1000元,最高达4000元,比原来单一用材林效益提高4-20倍。桃江县马迹塘镇大塘坪村是个贫困村,近年来发展笋竹两用林1800多亩,仅此一项全村年增收70余万元。

  可是刘柱良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中国每个家庭至少要有一块菜板,十几亿的人口,这是很大的数量,所以这属于小商品大市场。

1953年,土地改革后,山林由原山业主所有,改为农民(耕者)所有。广宁县的竹、篾、纸3项竹类产品总值6570988元,占林产品总值11957893元的54.95%。

同时,益阳市还在竹子深加工上做文章。全市笋产品由前几年单一的笋干发展到玉兰片、烟笋、榨笋、笋片四大类20多个品种,不仅拓宽了消费市场,而且大大提高了附加值。2017年4月,桃花江林场成立三五生态林业开发有限公司,开始加工笋干,当年就解决了周边30多名富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发放劳务工资14万多元。

  打定了主意的刘柱良放下了手头所有的生意,带领几个老工人开始研发竹菜板。在经过一年多反复琢磨,刘柱良研究出了自己的竹菜板,这种竹菜板看起来外观很普通的竹菜板确实不大一样,采用黑白竹块纵横交错的拼接方法。

1956年,北京农业展览馆展出“广宁竹”。

笋、竹屑、竹梢、竹竿全竹利用,笋竹产业真正成为益阳市竹农增收致富的“绿色银行”。

  这种特殊的菜板颜色黑白分明,黑色的竹子经过碳化处理,白色的竹子经过了蒸煮,两种颜色的竹子纵横交错,传统的竹菜板都是颜色统一,并不会让竹板材排列交叉,那刘柱良为什么会采用这样一种看起来似乎并不好看的设计呢?

1963年,阿尔巴尼亚引种广宁青皮竹获得成功。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总书记恩维尔·霍查打电报给中国外交部表示感谢并祝贺。同年,中央林业部通知将广宁县及清远县的笔架山林场建为重点竹子基地。

在桃江经济开发区的万维竹业厂区内,堆积如山的竹屑经过一系列加工程序后,就成为一块块高强度的竹复合板材。这是该公司的核心项目——年产20万立方米竹纤维复合板生产线,项目充分利用废弃的竹加工剩余物、竹枝丫等作为原料,生产出比普通木质刨花板性能更优越的高质量人造板,是目前国内外流行的替代木制板的理想产品。

  原来,纵横交错的拼法,是他们的专利技术,主要是达到刀砍下去的时候,把刀的力度分布比较均匀。

1964年,县委决定,在绥江沿河的古木、厚溪、新楼等7个公社34个生产大队建立“广宁县竹子走廊”。

为推进竹产业转型升级,益阳市通过推进竹产业深度融合,资源优势逐渐转化为产业优势。全市300多家竹企先后与中国林科院竹子研究中心、中国林科院亚热带林业研究所、湖南农业大学等开展长期技术合作,竹产业获得国家专利34项、省级以上科技成果6个、市级科研成果16个,推广新技术12项,竹集成、竹缠绕、竹纤维、竹凉席碳化等先进技术得到广泛应用。

  老式竹菜板中,竹板材的处理手段都是一样,菜板在使用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水膨胀,如果竹板材膨胀系数一样,那整个菜板之间的膨胀力量就会很大,菜板很容易爆裂。而刘柱膨胀力大的板材就会挤压膨胀力小的板材,膨胀力并不会同时向外爆发,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菜板的爆裂。这就是刘柱良的菜板颜色黑白分明,板材纵横交错的主要原因。而且在使用过程中,刘柱良的菜板优点更加明显,那就是刀下无痕,不容易把竹子纤维砍断,不起毛不起屑。

1996年,广宁县被国家林业部授予“中国竹子之乡”称号,成为全国10个“中国竹子之乡”之一。

技术创新推动了益阳竹产业的提档升级。目前,益阳市竹产品从单一的竹筷、竹凉席等粗放加工,升级为竹重组材、竹家具、竹拉丝、竹工艺品等科技含量高的系列产品,逐步形成种植、加工、销售、科研、创新一条龙的全产业链和产业集群。

  传统的竹菜板中,竹板材都是平排纵向排列,当使用的时候,菜刀就会横向切砍竹纤维,在常年累月的使用过程当中,菜板表面的竹纤维很容易就会被切断,自然就起毛起屑,刘柱良自己研究的竹菜板无论从哪个角度切砍,菜刀的刀锋好像切进了竹纤维的缝隙,竹纤维受损的程度大大降低,这就导致了刘柱良研究的竹菜板寿命要远远超过普通菜板。

鲜为人知的是在史籍上出现广宁的地名,才不过四百多年。但实际上,在1977年,在新楼区官步铜鼓岗战国晚期的墓葬群中,有考古学家便从发掘和清理的文物中,考证到广宁的竹子已有二千二百多年的历史了,也就是说,广宁竹加工业可以追溯至春秋战国时期。

随着“竹+互联网”“竹+旅游”等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益阳市竹产业发展迎来新的机遇。

  2005年前后,老刘把他自己精心设计的竹菜板推向了市场,因为广宁县离广州很近,所以老刘的第一站就是把自己的竹菜板拿到了广交会。因为老刘的菜板价格是国内普通菜板的五六倍,国内市场似乎对老刘的菜板并不感兴趣,反倒是那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采购商觉得这种菜板很有市场。

如今,广宁县竹子种类有100多种,竹子面积达108万亩,森林覆盖率达81.5%,位居全国第二。其中,青皮竹就占了全县竹林的90%以上,广宁的青皮竹性能好,质量优,具有竹材疏通,竹节平滑,出枝高位,刚柔适度,拉力强,使用耐久等特点,是各种竹器工艺品、造纸等上等材料。广宁的“正江竹笏”声誉很高,赢得了国内、国外客商的高度赞美。

  就这样,老刘把自己的市场定位在高端市场上,主要针对的就是外贸出口。2005年当年,老刘就已经卖出了上万块竹菜板,因为竹菜板的消费市场基本都是刚性需求,销售量并不会大起大落,所以靠着稳扎稳打,老刘的竹菜板在欧美市场开始逐渐升温,为了适应国外市场的变化,老刘的竹菜板设计也是越来越细化。

近年来,在广宁县委、县政府竹子产业扶持政策的引导下,如今,竹子加工企业遍地开花,全县达到400多家,主要生产纸品、纸浆、家具、凉席、香骨、筷子、竹签、竹地板、竹炭等。在竹子产业的培育上,广宁一方面以扶持龙头企业带动竹产业链条的延伸。另一方面,让竹业与文化、旅游、科技结合一起,打造竹子走廊。据统计,2012年广宁县竹子生产总值11.7亿元,在广宁的7个竹业大镇中,竹子收入约占农民人均收入的3成以上。仅竹子一项,种植农民年均纯收入就有2500元。

  如今刘柱良已经独立研发出三十多款面向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菜板,这些菜板完全根据当地人的饮食爱好和文化习惯而单独设计,可以说每个菜板都是刘柱良自己心血的结晶。现在的刘柱良只需要坐在家里就会有各种的菜板订单找上门来,他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小菜板大生意的梦想。

竹子的辐射作用可见一斑。

在那个经济不发达的年代,竹子决定着广宁人的生死攸关。

在这个经济发达的年代,竹木产业风生水起,山区发展找到了腾飞的突破口。

踏入广宁县,给人的感觉就是:绿!望到的是莽莽竹海,似乎连吸入体内的空气也是绿色的,行走在“绿海”间,“绿色视觉大餐”绝对让你心情盎然,为之振奋。

为什么广宁的竹子如此神奇?

有专家则认为,广宁,素有“八山一水一田”之称,地处粤西北部,绥江中游,属南亚热带北缘,环境气候非常适宜竹类植物的生长和繁衍,再加上雨量充沛,无霜期长,加上长期的植物繁殖,形成了比较深厚肥沃,得天独厚的山地土壤优势。

品牌铸就了万众的成功

李雪霞夫妇就是当初看准了这个市场,先行一步,成立了广宁万众竹木业工艺制品有限公司。公司建立于2003年,其发展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苦干、到实干,再到巧干。10年来,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一路成长,一路收获。种的是竹子,看的是竹子,玩的是竹子,品的也是竹子。

几年前,万众公司还是一家小型竹制品加工厂,当时没有订单就要停工,经常处于半失业状态,别人给口饭吃就吃一口,不给的话就得饿着。有一次,万众公司董事长刘柱良去深圳超市看到一块进口的竹菜板,价格较高。刘柱良思忖着:同样都是竹子做出来的,为什么价格差别这么大呢?买回这块洋菜板大卸八块之后,刘柱良认真细致地研究,他看到这块看起来外观不大一样的竹菜板,黑色的是经过碳化,这样大大地增加了竹子纤维的密度,可以达到脱糖、防虫、防蛀的目的。怎么样使竹菜板预防爆裂,砍下去不起毛,不起屑,使得菜板质量更好呢?刘柱良陷入了沉思。

从此以后,刘柱良的管理模式里注入了一种新的思维——要做就做好做强,要做就要做出品牌。

快五十岁的李雪霞回忆起丈夫当初的这一创举时,脸上不时流露出骄人的笑容。

当日跟随广宁县农业局局长罗宗庆一行走进万众公司的产品展示厅时,我们一路的疲惫转瞬即逝,取代的是赏心悦目的愉悦和惊叹。只见琳琅满目的竹类产品一一映入眼帘,竹砧板、竹水果盘、竹刀座、竹烟灰缸、文房四宝盒、生肖凳、创意鞋架、竹门、竹红酒架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么平平凡凡的竹子,可以生产出这么多或小巧玲珑,或别具一格,或栩栩如生,或完全令你无法展开想象翅膀的工艺品。手工艺、传统民族文化、以及时代创新的相融结合,经过加工、装饰、雕琢而制成的各种竹产品,与其说是万众的品牌,不如说这是表达着人们的精神境界,不如说这是描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品牌,是一种识别标志、一种创新智慧、一种价值理念,一种文化象征,更是品质优异的核心体现。有了品牌,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有了品牌,才能真正做大做强做远。

一个产业带富一方人

一个产业带富一方人。这句话一点儿也没错,而我所理解的是,在这话的前提下,更需要一个重视山区经济发展的政府,需要一批关心当地山区农业发展的企业家。万众竹木公司就是广宁其中一个致力于带动当地农民脱贫,热心于帮助农民的企业之一。

“一个农业企业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如果不懂得回报社会,不懂得关心山区农民,这样的企业主不是合格的企业家,这样的企业也得不到持续发展。虽然现在的万众公司在这方面还做得不够多,不够好,但我们有信心,有决心,相信在未来的发展中,将进一步带动千家万户的农民脱贫,也为推动山区农村经济发展发挥应有的作用。”李雪霞边带着我们一行参观竹木生产加工,一边接着介绍道,山地愈多的村民占优势就多了,种植的竹子也多,目前与公司合作的农户,其中有农户种了一百多亩的,也有几十亩,十来亩、几亩的,按市场价一亩五千元的产值计算的话,每年都有一笔不错的收入。可以这么说,广宁的竹子产业既促进了当地农民增收,又为村民们找到了事做,一年四季,当地的村民基本忙不过来。

产业兴村,是推动新农村建设步伐的根本,是农民致富的源泉,更是一个地方持续发展的保证。竹子其本身价值并不高,靠种植竹子为主业发财致富也许没那么容易。个产业带富一方人,这一使命,需要胸怀全局,需要有战略眼光,更需要携手迸进。广宁竹业企业多如牛毛,我们期盼更多的万众企业者们引领当地贫困山区的村民脱贫,直至致富。

作者:危立云不危 曾用名危莉芸,
出版过《爱情的面目》《梦里雪飘》等书,小说《那不明不白的青春》即将出版;主要写忧伤,真切,深度,厚度,直抵灵魂,让人疼痛不已的文字。我有一支诗意灵性之笔,你有酒和故事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