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我国农业产业的发展,使用除草剂防除杂草的农户越来越多。不过,在农药的使用过程中,受百草枯等除草剂带来的安全环保问题被禁限用以及农药使用零增长政策的贯彻实施,给除草剂未来发展带来许多挑战和变革。

欢迎登录永利集团官网 1

日前在上海举办的“第十六届全国农药交流会”上,农药行业供给侧改革成为一大主题关键词,这也是农药行业未来发展的主旋律。除草剂作为品类最大的农药,无论在全球还是国内都占据40%的市场份额。近年来,百草枯的禁用,草甘膦的致癌性舆论、欧盟的续展碰壁,草铵膦的替代等都使得除草剂成为业内关注的热点。未来除草剂市场何去何从?10月17日在同期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农药工业高峰论坛上,业内大咖齐聚一堂,围绕全球除草剂行业现状及未来市场需求走向展开激烈讨论。不少专家表示,随着竞争加剧,除草剂面临抗性的严峻挑战和新的发展契机,要依靠创新来谋求新的增长点。

  一、除草剂新化合物创制将会越来越难

农药助手:经销商农户必备,免费查农药三证、农药报价、作物病虫害防治;最实用的植保文章分享平台!欢迎加主编微信交流:3256927637,投稿:5414402@qq.com

山东先达农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现全表示,除草剂市场前景很残酷,大型跨国公司都在进行兼并重组,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但也看好除草剂的发展,作物的多样化、抗性的产生都给除草剂的发展带来了发展契机。不走创制路很难成功,未来可以通过转基因技术、新的靶标来寻求新的增长点。

  除草剂本身的研发与杀虫剂和杀菌剂也有很大的差别,植物一般在自然生态环境比较好的年份,病虫害发生程度可能会比较轻;但是只要作物生长,杂草也肯定会随之生长,特别是随着种植方式发生变革以及人力成本的不断增加,人工拔草不太现实,必须使用农药来达到除草的目的,所以除草剂市场应该是比较稳定的市场,相对波动不大。但是随着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包括草甘膦的应用之后,又产生了很多新的问题,所以对于新除草剂的研发也提出了新的挑战,现在除草剂的创制又受到各大公司包括学术界的高度关注。华中师范大学校长助理杨光富认为,除草剂未来领域的发展不能单纯从除草剂看除草剂,要放在整个农业来看,因为我们的服务对象是农民,最终目的是要保证农业安全生产。

除草剂是农药中最大的产品类型,无论在国内还是全球,除草剂约占农药总市场的40%,遥遥领先于杀虫剂和杀菌剂,因此备受业界关注。

除草剂中,包括草甘膦、百草枯和草铵膦等在内的灭生性除草剂权重较大,成为左右全球除草剂市场起伏的重要推手。近年来,灭生性除草剂受管理政策和市场变化的影响较大。尤其是百草枯,国内将其归类为“剧毒”而基本遭到禁用;草甘膦致癌性的质疑声不绝于耳,使其在欧盟的续展登记蒙上了阴影;草铵膦目前虽成为取代百草枯的热门品种,但前两年在欧盟的使用也遭到限制。同样,选择性除草剂也存在很多问题,如恶性杂草的防除问题、药害的问题等。

表面看,除草剂是个“大块头”,拥有较为稳定的市场,但在貌似平静的背后,又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为此,中国农药工业协会于10月17日在上海召开的“第八届中国农药工业高峰论坛”上,特设了“全球除草剂行业现状及未来市场需求走向”的专场,力邀业内权威专家和企业家,针对除草剂的现状和未来,畅所欲言,发表精辟见解。

受邀参加论坛的有:四川省乐山市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华、副总经理郭井泉,陶氏益农大中华区技术总监王春林,山东先达农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现全,华中师范大学校长助理杨光富。此次论坛由中国农药工业协会信息部主任段又生主持。

1.全球除草剂市场稳步增长

根据Phillips
McDougall公司的统计,2014年,全球除草剂市场销售额为264.4亿美元,占农药总市场的41.8%。2009—2014年增长较快的除草剂产品类型包括:其他PPO抑制剂类、其他ALS抑制剂类和HPPD抑制剂类,而包括草甘膦和草铵膦在内的氨基酸类除草剂的市场增长缓慢。

在2009—2014年间,全球除草剂销售额的复合年增长率为4.1%,呈现稳步增长态势。

据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井泉介绍,过去10年除草剂应用大量增加,非选择性除草剂应用增长更加显著,如用于作物除草、免耕栽培、轮作、GMO作物种植和非农业杂草治理等。

陶氏益农是全球选择性除草剂开发的领军公司,其开发的五氟磺草胺已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水稻田除草剂中的首席产品。据公司大中华区技术总监王春林介绍,过去20年,推动除草剂市场快速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是:转基因作物、抗性杂草以及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其中,经济发展水平与除草剂发展最直接相关的是劳动力成本。

王春林说,农民更愿意种植直播稻,省工省力;同时,传统的除草剂品种产生了抗性。这两方面因素作用在一起,使陶氏益农稻杰的市场开发非常成功。

2.创制新化合物的难度加大

根据Phillips
McDougall公司的最新研究数据,发现、开发和登记1个农药有效成分的平均研发成本达2.86亿美元;成功登记1个新产品平均筛选16万个新化合物;从1个新有效成分的首次合成到其首次上市平均耗时11.3年。这3个数据较过去的2.56亿美元、14万个化合物和9.8年分别提升了11.7%、14.1%和15.3%。由此可见,农药研发成本再创新高,新产品上市难度不断加大。

郭井泉认为,除草剂创制难度加大,是由多方面因素决定的。首先,跨国公司在除草剂研发上的投入减少,这主要由于转基因作物上市的冲击造成的。其次,新标准提升了农药创制的门槛。他说,开发一个新化合物,不仅要保证其活性和药效,同时还要求其对环境安全。其毒理学研究是很复杂的,不仅包括急性毒性数据,还有慢性毒性、生殖毒性和内分泌干扰等。跨国公司往往会淘汰很多活性很高,但具有环境和人类风险的化合物。所以投入的减少和门槛的提高等给除草剂创新带来了许多新的挑战。

郭井泉坦言,灭生性除草剂的创制难度很大,很多公司都在努力做这方面的研究,但不易拿到一个产品,它对所有植物都有活性。

杨光富毕来于南开大学农药学专业,执教于华中师范大学,专注除草剂的创制研究,现已建立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农药分子设计技术体系。开发并进入工业化的新化合物有5个,其中除草剂两个,还有多个高活性农药侯选化合物在开发中。

杨光富认为,除草剂的创制难度较大,化合物既要高效,又要具备非常好的安全性。一旦产生药害,损失较大,业界因药害产生巨额赔偿的案例不在少数。近20年来,新上市的除草剂较少,生物技术的发展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它改变了除草剂的研发节奏。然而,转基因作物上市20年来,产生了很多问题,尤其是草甘膦抗性杂草的蔓延,使得除草剂的创制重获关注。他说,任何事物都是多样性的,单一的手段往往解决不了全部问题。植物保护是一个综合集成的技术,单靠生物技术,或单靠化学技术都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杨光富还指出,随着转基因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给新除草剂的研发提出了新的挑战。

山东先达农化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公司董事长王现全说,除草剂市场很残酷,面临的竞争压力很大,尤其是转基因作物对除草剂市场冲击很大,而抗性的发展则给除草剂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公司不仅关注非专利农药,现已成为亚洲最大的咪唑啉酮类及环己烯酮类除草剂生产企业;同时,公司也开始涉足专利农药领域。

王总指出,中国企业未来的出路在于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创立自己的品牌,拥有销售渠道。为此,公司于今年年初与南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联合组建了山东先达农化创新研究院,与华中师范大学签订了“HPPD除草剂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喹草酮和甲基喹草酮。公司力争将该类产品做成国际化的品牌产品,产品的峰值销售目标是1亿美元。

杨光富说,只有中国农药走向世界,中国才能成为真正的农药强国。

欢迎登录永利集团官网,3.草甘膦和草铵膦,细分市场各有侧重

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是草甘膦生产的龙头企业,其董事长张华立志在除草剂领域成为强者。公司建有省级、专业化农化工业园,整体规划面积达10平方公里。张华希望与业界同仁共同打造垂直的、一体化的农化制造基地。

张华说,虽然最近灭生性除草剂没有新化合物诞生,但该类产品仍将是除草剂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生产和应用中对它们的需求极大。福华不仅生产草甘膦,近来,还新上马了草铵膦。据张华介绍,福华草铵膦的生产工艺与其他工艺不同,其生产成本在国内最低,草铵膦第一套生产装置一步放大到6,000吨。

由于百草枯在我国的禁用,草铵膦替代百草枯的呼声很高。但张华认为,草甘膦和草铵膦之间不可替代。因为草甘膦是灭根性的,而草铵膦不是灭根性的。它们的细分市场各有侧重,如在果园,只能用草铵膦。因为草铵膦不会灭根,而果园需要根来固化土壤,固定肥力。

张华说,草铵膦取代百草枯的可能性很大,因为随着草铵膦生产工艺的优化、生产技术的进步,其收率得到提高,生产成本大幅下降,目前其原药价格约为11万元/吨,未来可能进一步下降,而其药效是草甘膦的3倍,从而为其取代百草枯打下了基础。

郭井泉也认同张华的观点,认为草甘膦和草铵膦之间不可替代,两者作为重要工具在市场上发挥价值。郭井泉说,它们俩如何互补,如何适应不同的细分市场,未来3~5年就可以看到。草甘膦的主打市场、草铵膦的主打市场、它们共同竞争的细分市场都将会明显地展现出来。

4.农药是把双刃剑,科学使用很关键

郭井泉说,农药是把双刃剑,科学使用是关键。

郭井泉指出,农药是个高新技术产品,遗憾的是从研发到应用的产业链中,实际伴随着高新、一般和传统应用方式的结合,整个链条中最弱的就是使用,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农药的使用。他说,创制一个新化合物投入很大,而且要从酶、从DNA等角度去探索、研究其作用靶标、作用位点和作用机理等。但在实际应用中,农民可能会随意地洒一洒,或者用喷枪喷一下。所以农药行业是高新技术与传统应用之间的非常混杂、非常矛盾的行业,是需要在应用端多加努力的行业。

最近几年,农药行业也在应用端进行着技术开发,如防漂移技术的开发,更有效利用的喷头的开发等。欧美国家都在使用新的喷雾方法,这些技术也正传到国内。为了避免和减少农药对人类、对环境接触的风险,封闭式的喷药体系也在推广和应用。另外一些新的工具、新的手段也应用于农药行业,如精准农业、大数据等也带来了应用技术的变革,使农药更有效,用量更少,减少农药对环境的风险。因此,农药开发如何与其可持续使用紧密结合,也是农药发展的未来方向。

郭井泉认为,对于现有的几个灭生性除草剂,特别是草甘膦和草铵膦,由于致癌和生殖毒性问题,欧盟对它们进行重新评价,其实,这个过程非常复杂,使用的水平及其真正造成危害的水平,在动物实验中以及与人类接触中都是非常复杂的。对于农药产品,如果减少接触、科学使用,即使有一定风险的产品也是可以规避的,不会带来伤害。任何技术、任何产品都是双刃剑,都有两面性,企业、经营者和使用者都要树立一个观念,如何更好地享受技术进步带来的好处,同时又规避技术应用中可能产生的风险。如果树立了这个理念,那很多问题就可以更好地解决了。

5.除草剂市场未来仍将持续增长

未来全球除草剂走向何方,其市场走势如何,各路大咖都发表了他们的观点。

王现全认为,未来除草剂的发展方向是:转基因、基因编辑、新的作用靶标和抗性杂草的防除等。

张华说,未来除草剂复配产品会迅猛发展,而表面活性剂的科学使用将有利于减少除草剂用量,提高除草剂的生物活性。

郭井泉告诉我们,伴随着农业生产方式的持续变革、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种植增长、环境规划与林地杂草治理的需求,除草剂的应用还将持续增长。他说,选择性除草剂与非选择性除草剂的复配,特别是不同作用机理的除草剂的有机结合,来解决难防治杂草、抗性杂草等问题,肯定会带来更多的发展空间。

郭井泉认为,应用方法和应用技术也可以开拓很多市场。如当年百草枯在华南地区蔬菜栽培上的使用,一个月左右叶菜就收获一季,收获后,用药灭茬,接着再种。随着蔬菜的大量生产,也较大地驱动了百草枯市场的发展。再如,加罩用药和定向喷雾,也促进了灭生性除草剂在行间作物上的使用,从而把它们的市场扩大得非常大。

王春林仔细分析了影响全球除草剂未来市场的几大因素:

第一,抗性。以中国的水稻田、小麦田为例,乙酰乳酸合成酶抑制剂类除草剂对阔叶杂草基本产生抗性,对禾本科杂草的抗性也开始显现;传统的、使用得最多的乙酰辅酶A羧化酶抑制剂类除草剂对麦田禾本科杂草和阔叶杂草的抗性也很普遍。在这些大宗作物上,由于抗性问题的产生,就需要有新的作用机理的有效成分来应对,陶氏益农及其他公司都会看到这些创新机遇。

第二,小宗作物。由于人类越来越注重养生,所以传统的小宗作物种植面积越来越大。这些小宗作物的除草剂解决方案非常缺失,事实上,很多传统的产品都可以使用,关键是需要去试验和登记。

第三,转基因作物。关于灭生性除草剂,还有很多潜在市场有待开发。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20年前开始上市,在20年前至10年前的这个阶段,大家认为选择性除草剂的末日到了,都不去开发了。然而若干年过后,也就是10年前至5年前的这段时间,在转基因作物田,尤其是农达的抗性杂草越来越多,南美和北美市场更是如此,从而使以前的一些除草剂又有了生命力。在南北美洲,草甘膦与其他除草剂,如农达与磺酰胺类、磺酰脲类和咪唑啉酮类除草剂等的混配非常多。我国是草甘膦最大的生产国,我们也可以开发这样的终端产品,将草甘膦与其他产品复配。尤其在不久的将来,随着耐2,4-滴和麦草畏转基因作物的开发,这两个有效成分与草甘膦的混配制剂的市场机遇将会非常大。

第四,劳动力成本。目前水稻田平均化除率在150%以上,因为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从这个角度来看,对我们有全球视野的企业家来说,在那些经济发展比较快的第三世界国家,如果那里的作物除草还没有太普遍,那将是巨大的市场机会;而且这些市场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用户的忠诚度很高。因此,我们可以集中抓住几个小的国家,在那里精耕细作,把那里的市场开发起来,将来这样的市场是长期可以利用的。另外,以现有的产品开发新的剂型,让农民省工省力,这也是一个大的市场机会。这方面,我们可以借鉴日本和韩国的经验。

总之,除草剂市场大有作为,其未来仍将持续增长。

来源:《现代农药》微信,作者:柏亚罗

华中师范大学杨光富教授表示,除草剂的创制艰难,纵观过去二十年,除草剂新产品的出现非常少,生物技术的发展给除草剂的发展影响很大。纵观除草剂领域的发展,不能单纯地从除草剂看除草剂,而是要从整个农业领域看待问题,我们的目的是服务农业,保障农业安全生产和产出高品质的农产品。

  目前市场上几个灭生性除草剂还找不到替代产品,但实际应用中对它们需求极大,占到除草剂总市场的百分之六十左右,面对这么大的市场份额,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华认为,灭生性除草剂到目前为止新的化合物基本没有,市场上就原先那么几个,如果有人研发出新的且安全性更高更经济的灭生性除草剂化合物,之前几个可能会迅速衰竭。

关注农药助手,免费拥有全国最大的农药数据库!!

四川省乐山市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华表示未来除草剂比例还会不断上升,他点明了未来除草剂的研发方向:一是新灭生性除草剂是大发展方向,二是复配剂型会迅猛发展;三是表面活性剂会向新的方向发展。

  由于对除草剂的要求既要高效,还要达到非常好的安全性,再加上国际上的激烈竞争,山东先达农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现全坦言国内农药企业的研发创制将会越来越难。

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井泉表示,农药创制的门槛在不断提高,绝大多数跨国公司都通过采购式开发了生物农药。封闭式除草体系,新施药器械的应用都给农药研发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高新技术与传统应用的结合是除草剂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

  二、杂草对除草剂抗性问题已经成为我国必须关注的严重问题!

陶氏益农大中华区技术总监王春林表示,抗性、转基因、经济发展水平是过去20年行业快速发展的主要因素。未来10~20年,抗性、小作物除草剂解决方案、转基因作物的开发、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新的剂型、新的使用方法将是影响除草剂发展的主要因素。

  由于化学除草用量在不断增加,田间抗药性杂草的发展非常迅速。一般而言,单一作用机制除草剂的大量连续使用,一般3~5年就容易使杂草产生抗药性。随着长期、大量、广泛使用和过重依赖化学除草剂,抗药性杂草已成为我国必须关注的严重问题!杂草抗药性问题将是不断出现和长期存在的问题,治理策略应坚持以多样性治理原则,以控制危害、预防延缓为目标。从以化学除草为主转变为以机械、化学、生物、农艺多种措施并举,制定杂草防控良好操作规范,实施集团军作战。

灭生性除草剂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草铵膦能否替代草甘膦呢?张华表示,草铵膦不具灭根性,适合坡地使用,虽然草铵膦成本不断下降,药效是草甘膦的3倍,但要根据不同环境选择产品,草铵膦不会替代草甘膦。

  作为国内最大选择性除草剂供应商,陶氏益农大中华区技术总监王春林以中国的水稻田、小麦田为例,说明乙酰乳酸合成酶(ALS)抑制剂类除草剂对阔叶杂草基本产生抗性,对禾本科杂草的抗性也开始显现;传统的、使用得最多的乙酰辅酶A羧化酶(Accase)抑制剂类除草剂对麦田禾本科杂草和阔叶杂草的抗性也很普遍。在大田作物以及抗性普遍发生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作用机制的化合物来应对。王春林说,农民更愿意种植直播稻,相对比较省工省力;同时,由于传统的除草剂品种产生了抗性。这两方面因素作用在一起,使陶氏益农稻杰(25克/升五氟磺草胺可分散油悬浮剂)的市场开发非常成功。

谈到草铵膦价格的快速下滑,论坛嘉宾则表示、技术的攻破、竞争的加剧是价格下降的主要原因,但价格的下降也给草铵膦的发展带来了机会。

  四川省乐山市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华指出抗性的出现会使除草剂的未来有两个新的变化,首先复配剂型将会得到迅猛发展,单一剂型将逐渐消亡,选择性除草剂与灭生性除草剂的混配开发将成为新的课题。另外,表面活性剂也将朝着更深入的方向开发,由于复配剂型会有不同的除草剂组合在一起,就需要更精准、更标靶地对不同植物进行除草,所以如何在减少农药使用量的同时让它更好地吸收与添加的表面活性剂有着很大关系。

  三、草甘膦和草胺膦这一对难兄难弟仍是关注焦点

  今年以来,非选择性除草剂伴随着百草枯水剂的全面退市,市场上就是年初高开低走的草铵膦和一蹶不振的草甘膦。那草甘膦和草胺膦市场格局怎样,草胺膦是否能够替代草甘膦,草甘膦又将走向何处?

  作为最大的非专利药草甘膦的生产企业之一,福华近年来大手笔投资,围绕除草剂完成了垂直一体化的产业循环布局。福华不仅生产草甘膦,还新上马了草胺膦,福华草胺膦生产工艺与其他公司工艺不同,其生产成本很低,第一套生产装置就一步放大至6000吨。福华董事长张华表示草胺膦不可能替代草甘膦,因为草甘膦是灭根性的,而草铵膦不是灭根性的。两者作为使用工具,怎么互补,大家在3至5年内将看到它们如何实行不同的细分市场:如播前除草以及种植抗草甘膦作物的田块,最好使用草甘膦;如在果园,只能用草铵膦。目前国家还不允许这两个产品复配,但是张华董事长认为只要是科学的就应该值得推广。

  张华董事长认为草铵膦取代百草枯是一定的,因为伴随着草铵膦生产成本的急剧下滑、工艺的不断优化,使得草胺膦的成本大幅度下降;再加上国内企业打起价格战,目前草铵膦的价格是11万元/吨左右,只要价格维持在10万元/吨左右,或是下降到7、8万元/吨,就和草甘膦的价格差不多了,而它的药效是草甘膦的3倍,所以完全可以被接受。总之,草胺膦的发展充满无限机会!

  四、不断增加的高新技术的投入与除草剂不合理使用的矛盾需要加快解决

  除了以上话题,除草剂的终端应用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热点。福华董事长张华呼吁大家不要再做简单的产能扩张,而是应该深入做服务,以满足各种各样用户。

  一个好的化合物创制往往需要花费十几年时间、十几亿人民币的投入,实际上到最后的应用中,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农民只会随意洒一洒、喷一喷,所以最后只有30%的药效得以发挥,而70%的药剂都被浪费。福华副总经理郭锦泉觉得农药开发和它的持续应用二者紧密结合才是未来的趋势和方向。

相关文章